首页导航手机版
您好!欢迎来到养老信息网![请登录],新用户?[免费注册] 会员中心 |养老社区 |保险查询 |养老院查询
养老信息网-让我们共同关注老年人

忆陈作诗写诗

文章来源:养老信息网 作者:冯恩昌 发布日期:2018-09-25 10:25:23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标签: 陈作诗 写诗

我与陈作诗是老乡,也是老诗友。我们同是临朐县冶源镇人,镇南十里路有一条小石河,他是河南迟家官庄村,我是河北尧洼村,相距不过五里路。1958年大跃进时期,全国兴起写民歌,我俩受到影响,都学起写民歌来。陈作诗当时在村里当会计,在村委打杂,家里还种着几亩地,天天接触的是农家生活,故写诗只能写浓郁的乡情诗。我生在农家小院,长在农家小院,虽然中学毕业当了教员,却也未离开农村,开始也是写民歌,突出特点也是写乡情。所以在写作上,我俩不谋而合,经常在过星期天和假节日,俩人相聚研究写诗,交流经验,逐渐成为最亲密的朋友,人生最早的诗友。

那个年代,我们初学写诗,态度都非常谦虚诚恳,都觉得自己文化水平低,写作基础差。陈作诗是小学文化,我是中专文化,都觉得写诗有点不自量力。对许多著名诗人,艾青、臧克家,本省的苗得雨等十分崇拜,甚至把他们看成是神人。陈作诗更有这种感觉,甭说是他的本家族,就是本村、周围村庄,亲朋好友,自古以来没有诗人,自己写诗是家乡开天辟地第一人。我感到他学诗的态度,真正纯真感人。只见他劳动之余,在地堰上、石头上坐下,掏出大烟袋锅的短把烟袋,从老伴给他缝的烟荷包里,摁上一袋旱烟点燃,吧嗒吧嗒的抽着,从布袋里掏出一块纸片,放在膝盖上,那思绪似乎随着蓝色烟圈旋转一阵子,可能来了灵感,拿出铅笔头写起来,字写得歪歪扭扭。写出四行或六行,又摁上一袋旱烟,随着烟缕寻思一阵子,有的句子换了,有的动了几个字。写完一首,磕磕烟袋锅,又去干活了。一个种庄稼的老农民,就这么用功的写诗。晚上更是这样,没有电灯的年代,老婆孩子睡了,他在豆大光明的小煤油灯下,抽着旱烟袋又写起诗来,为避开烟雾呛人,他把书桌安在外间屋,一直写到深夜,老伴催他睡觉,他权当没听着,有的夜晚打夜班到鸡叫头遍。功夫不负有心人,老农陈作诗,写着诗给村里算着账,干着自家的庄稼活,和老伴一起拖着一群孩子,三天两头的写诗。他写出的庄户诗,也就是乡情诗,终于登上了《山东文学》和《诗歌画》。

有了一点成绩,他想都不敢想将来做诗人,也没一点脱离农村的想法,更不认为自己的诗写得不错了,有一定水平了,仍是一片痴心拜师傅,找人提意见帮助修改。听说《诗歌画》主编张升明先生,来到了临朐城,他徒步跑了35里路找到他,递上一卷诗的草稿,让他提指导意见。张升明看后毫不客气,劈头盖脸说了他一顿,嫌他的诗写得不好,没有多少进步,作诗一个劲的述说自己努力不够,张主编见他一脸可怜相,最后说:“别看我批评你,回去我还要给你用一首!”看起来,那时候学写诗,是何等的艰难,拜师也很不容易,但这是正确的写诗道路,不这样做,想成功成名是不可能的。陈作诗就凭着这种谦虚好学的精神,先在县里出了名,经我推荐去了县文化馆帮忙。干了不到半年,又被调去潍坊市群众艺术馆帮忙,转为正式工作人员。经过自己的继续努力,评上了高级职称。作为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农民,评上文艺界的高级职称,真可谓人生中的一步登天,千人万人都难以办到的事情。他的一生,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诗歌2000多首,曾获全国新田园诗大赛二等奖,出版了《田园新韵》《山里集》等三本书。他的乡情诗《喜鹊又回来了》,竟然登上了全国诗坛最高刊物《诗刊》,诗曰:

打从她嫁给我,

俺家就住着一对花喜鹊。

在院里那棵二盆口粗的杨树上,

用干树枝垒了一个大窝。

 

翘起长长的尾巴,

伸着花花长脖。

站在树梢喳喳一叫,

她仰起脸笑眯眯的看着。

 

哪年树枝砍了,

再也看不见喜鹊。

他被喜鹊勾去了魂,

一句话也懒得说。

 

如今树又长高,

喜鹊又在树上落。

她笑了,话也多,

树梢上喜鹊喳喳叫

篱笆小院添了欢乐。

(原载诗刊1983年第二期)

一个种庄稼的老农,写出了水平这么高的诗,创出了这么辉煌的成就,我和很多诗友都大吃一惊。觉得他的诗,是从浓郁地农家生活里流出来的,像酒一样,是浓郁乡情酿造出来的,是那支大烟袋锅里燃烧出来的,是一双老茧手卡笔杆子练出来的。陈作诗的写作精神,给我留下了深深启迪,写诗就要像他一样,老老实实的做人,认认真真的磨练,永不骄傲的拜师,这是写诗和其他文章的真正经验,这是一生写作的基本功。我们应该想一想,一个普通的老农写的诗,登上了诗坛最高殿堂,这是为什么?应该同自己对照一下,下功夫把诗写好吧!

本文地址:忆陈作诗写诗

评论
分享
QQ空间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山菊飘香
关于作者
1106
22+万
43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