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手机版
您好!欢迎来到养老信息网![请登录],新用户?[免费注册] 会员中心 |养老社区 |保险查询 |养老院查询
养老信息网-让我们共同关注老年人

过年

文章来源:浙江老年报 作者:杜文庆(绍兴上虞) 发布日期:2019-01-11 09:25:23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标签: 过年 米酒 老家

乡下人准备过年有点早。冬至一过,就动手酿米酒,老家人称为“做新酒”。接着是“搡年糕”。那时做年糕全靠手工,需要邻里间互帮互助。同是一套人马,今天来我家,明天到你家,后天去他家。

到了腊月二十以后,过年的气氛便越来越浓。大人们忙着过年前的最后准备:做油豆腐,裹粽子,杀鸡宰鸭,捕鱼、分鱼……有的人家还把精心饲养了大半年的猪,呼哧呼哧地抬到街上卖,凑点钱,以备正月里娶儿媳妇嫁囡时用。饭桌上的菜逐渐多了油气,早上菜泡饭里加了几片年糕。孩子们不再被要求每天去割羊草、捡鸡粪,心里都有一种被解放的感觉。

除夕夜,主妇们依例先要供上各种祭品,祭祀列祖列宗。母亲收起祭具和祭品,轻轻的一句:“分岁啦!”我们便一窝蜂坐到桌边,开始享用一年等一回的除夕大餐。平时不让喝酒的半大小孩,这会儿也被开了戒,煞有介事地咪起酒来。

晚餐过后便是守岁。大人们喝着茶,嗑着瓜子,静候着农历新年的来临。我们小孩坐不住,扎堆玩起了走高跷、捉迷藏之类游戏。个别调皮的小伙伴等不到午夜,将家里的炮仗偷拿到僻静处燃放,没想到乐极生悲,被炸伤了眼。

夜色渐浓,母亲将亲手用土布缝制的新衣裳,放到我的里床边。我半搂着新衣裳,在甜甜的睡梦中辞别旧岁,迎来新春。

大年初一,醒来后急着将手伸到枕头底下,寻找昨晚入睡后,母亲悄悄放好的压岁钱。压岁钱通常是纸币,用红纸包着。虽说只有一两角钱,但足以让我兴奋好几天。

正月里的关键词自然是走亲戚。印象最深的,要数每年正月去阮家大妈家做客。阮家大妈,即我母亲的姐姐。外婆只养育了两个女儿,走得又早,因而母亲与姐姐从小相依为命。两姐妹平时各自家里忙,只有正月里才有时间好好聊聊。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母亲带着我与她姐姐同睡一床。两姐妹各睡一头,都只顾自己说话,全然没听进对方在说什么。只有我这个小听众,两边兼顾,又似乎都没听全。长大后我才明白,当年两姐妹各说各话,并非不关心对方。面对亲人,她们在乎的是倾诉,倾诉生活重压之下的苦楚和无奈。

而每次我跟着母亲,从阮家大妈家返回的路上,心里空荡荡的。我知道,年过完了,又要回归日常生活了。此时,我心中唯有一个期盼:下次过年早点来吧!

本文地址:过年

评论
分享
QQ空间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