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手机版
您好!欢迎来到养老信息网![请登录],新用户?[免费注册] 会员中心 |养老社区 |保险查询 |养老院查询
养老信息网-让我们共同关注老年人

交给人类永恒不朽的答卷

——谈冯恩昌田园诗的创新性

文章来源:养老信息网 作者:王耀东 发布日期:2020-11-17 15:35:42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最近一两个月以来,我连续收到著名诗人冯恩昌寄来的新著,有《诗文心语》《冯恩昌自传》《田园新歌》《山水田园新曲》《绿水青山新韵》等。这沉甸甸的五本大著,一是让我惊奇震动,二是给我很大的启示。他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啦,正如曹操诗中所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虽然年龄大了些,但他的雄心壮志,仍在诗和远方。他对自己的创作理念越来越显得开阔,有不少新诗作不停的同读者进行对接、交流,并在历史文学的承传上,不停地超越着自身。除了人们常说的灵性撞击外,在知识的结构上,也有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在创新的语境上,意象的运用上,在东西文化的吸收和转化上,显示出了自身不凡的诗学经历,不停地提升着他在诗歌创作上的艺术魅力。

我俩相识于上世纪60年代,那时他在临朐县委宣传部工作,我在部队当兵。由于我俩都是文学爱好者,所以就有了文学方面的交流。每年我从部队回家探亲,常常在文化馆郝湘臻老师搞的文学活动中见面交谈。就这样转眼60年,在六十多年的创作过程里,他不仅为临朐的新闻宣传等方面,做出了杰出的奉献;在诗歌创作上,也创作出了万余首诗作,散文作品有6000余篇,出版文学专著二十多部。真是著作等身,成了名扬海内外的著名诗人。他是明代散曲大家冯惟敏的后人,在冯氏文学世家中,冯恩昌对冯惟敏的著作有精心研究与汲取,认为他在散曲创作历史上具有开创性的重要诗人。所以,冯恩昌在创作上大胆的将冯惟敏散曲中的个性特色,在自己诗作中渗透与接轨。这种穿越性,使他的田园诗突出了一个“新”字,在田园诗的立意上增添了不少深的层次。近些年来,他有不少作品选入全国全日制中学阅读课本,多次获山东文学奖和全国新田园诗大奖,并获得了亚太地区文艺最高奖“金飞鹰奖”,特别获得了国际性的“东方诗神”称号!他这些荣誉的获得,显示了自身艺术的建构与成功,或者说在中国语境中创造新田园诗上,不停地改变着自己,走向了内心世界的崭新领域。

冯恩昌是一位严肃写作并以生命写作的诗人,是一位具有拓荒性和跨越时代界限的人。他写的田园诗,吸收了东西方文学的精华,特别在诗的根基上有着冯氏家族的文学遗传,成为以家乡母语相依为命的人。尤其对中国唐、宋、明代的诗,不停地精读吸取、深化,以自身历史性的自觉,坚持着自己的纯诗写作,揭示出了独有的心灵内在的诗歌真相。所以,他写的田园诗,具有自身的个性化、民族化,成为独具中国特色的现代田园诗。当你仔细读着他的田园诗歌时,你会不停地感觉到,那种原创性和原汁原味性,有一种无可质疑的神性!也就是说,打开了现代田园诗的审美空间,有骨子里的中国性,是众多诗人中站立出来的、一个具有新里程碑的诗人。

要想了解冯恩昌新田园诗的奥妙,必须仔细读他新出版的《诗文心语》诗论集。他在这本评论集中说:“我在漫长的写诗过程中,感觉到诗的精妙在于鲜活。鲜活,是诗的生命和灵魂,因为它来自生活的深邃之处,最新鲜的发现和灵感,每一句话都是诗人的发明创造。”怎样才能写出诗的鲜活呢?他有不少独具个性的体验,并画龙点睛的说道:“只要功夫深,钢粱磨成针。写诗需要读书,需要苦干,天长日久的磨练。”对此,他在文集中有不少精典性的论述,例如他写的痴迷于诗的“痴情”,开生荒的“亮点”“诗眼”“创作上的主攻方向”“虚实并举”“熟能生巧”,如何写好“细节”,寻觅诗的“诗情画意”“写诗要土洋结合”“写出神与魂”等等。当然,文集中还有不少奇妙的美文,有不少值得重视的敏感点,融合着自己的创作实践。例如,如何标定创作上的“主攻方向”,他认为,诗不是随随便便写的,如果没有主攻方向,你的创作就会没有新的驱动力,有了主攻方向你才能锲而不舍,主宰创作的高峰,建构自己的艺术新世界。正因为有了这种主攻的精神,他的诗才“诞生了新境界,写出新时代的新思想。”

从总体上讲,他的田园新诗,有祖传的文学基因,冯惟敏是明代散曲开创者,冯恩昌是他的后代子孙。冯惟敏的作品,冯恩昌小时候就苦读、研究,特别对中国古典诗词中的那种清澈、玲珑、简洁的视觉感,强烈的意象美,产生出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意在言外”的感悟。于是冯恩昌的诗作就闪现出了古诗中的意、味、韵、气,寄寓着创作中的活泼想象和新颖的意象之中,尤其能表达出一种敏锐的时间意识。冯恩昌把这些敏感点,放在诗的主攻方向上,让诗不停地穿越时空,保持着诗的新鲜活性。例如,他有一首小诗叫:“小院”就有这种个性。此诗是上世纪那个年代写的,二三十年过去了,至今读起来仍然那样的清新明丽。现将此诗放在下边,看看他的诗眼展示得多么富有魅力:

人生 泊进

这片静谷

思绪 一根籐儿

展示坦荡花季

惊世之作

瓜叶上滴下一串小诗

冯恩昌认为他这首小诗,成功就在于选准了诗眼:“思绪  一根籐儿/ 展示坦荡花季/惊世之作/瓜叶上滴下一串小诗。”这根籐儿,就是诗的敏感点,是它创造了惊世之作,滴下了一串跨越时代的小诗。当你看了这首诗,再读唐朝的一些流传至今的诗句,也会发现他诗中意味浓浓的联接。我举几句古诗: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这些诗都属于写田园诗,田园就是大地、山河,它的神妙之处是处处隐含着诗意,是诗揭示出了山河田园之美与靓丽。那么,作为诗人如何挖掘出它的神奇与美呢?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诗人,创造出了不同的语意。必须明白一个道理,是古诗创造了新诗,又是从诗歌中创造一代代新诗人。诗人的本事,就在于不停地演变出共时性的诗歌空间。这种互动的演变,全在于抓住了田园的“一瞬”“一点”,抓住了这种诗的奇妙之点,才发现诗的敏感点,也可说是“灵会”和“诗眼”,只要你学会抓住这个“敏感点”或者说是“诗眼”,历史就会告诉你这个瞬间是深深的,有一种浓浓的诗意,在诗人的异常发现中,出现突如其来的意象和象征,使你的诗去穿越时间和历史,变成永恒的诗篇。冯恩昌新田园诗的高度和浓度就在这里。我顺便找出他写的几首农家小诗,进行一下历史的对比,就会发现诗中和古体诗中所具有的共性与特色:

 

苇 笠

一片旋转的荷叶

标在庄稼碧绿的涟漪里

老家和他相拥在一起

漫漫人生中永不分离

 

春 鸭

一双鹅黄鸭蹼

跳进碧波细浪

划出两道艳丽霞彩

贴上蓝天春画一张

鱼儿扯着柳条儿

划出一缕春光

 

冬 泉

叮咚 叮咚

冬日传来山泉的歌声

这是新生命的呼唤

冲破冷神的大地冰封

叮咚 叮咚

响彻原野的雷鸣

这美妙的天籁之音

诞生着春天的萌动

 

麦场月夜

镶在村稍

一个圆圆的金盘

月亮在上面飞旋着村夜

丰收小曲绕着转圈

一阵阵涌入农人心窝

化作岁月香甜

这些诗的核心意象是田园之美,这个美就是诗的象形和表意,有了它才有诗的内在性与原初性特质。它能迅速进入内心指向,用自己想象的感知探寻体验到精神世界的神圣与微妙。这就是诗人冯恩昌与一般诗人不同的发现,不论什么样生活细节也躲不过他的内心之眼,你看 “麦场月夜”一诗,他从树梢上的一个月亮,立即联想到了它是一个圆圆的金盘,正在村夜的上空旋转,一首丰收的小曲“一阵阵涌入农人心窝/化作岁月香甜”这种诗意机智的转换,新奇的想象力,变成了历史上的神圣之爱,典雅之曲。

法国著名诗人、诗评家、西方现代诗的鼻祖波德莱尔,十五岁学习写诗,三十六岁出版了《恶之花》,一下子影响了世界诗坛。他的成功就是特别注重想象力,认为想象力是神的能力。他说:“想象力告诉人颜色、轮廓、声音、香味所具有的精神上的含意。它在世界之初创造了比喻和隐喻。”他还说;“想象力是真实的王后,可能的事也属于真实的领域,想象力确实和无限有关。”我们用现代主义的鼻祖波德莱尔的诗作和冯恩昌的诗与实践性对比,冯恩昌田园诗的成功也在于这种想象力,正因为有了奇妙的想象力,他的田园诗就会给读者带来从高高的时空了望田园优美的感觉。他在2006年7月《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首“夏夜”的诗,诗中写道:

赤裸裸的

脊背的小溪

流淌着蝉儿的絮语

乘凉的女人

摇曳着的芭蕉扇

把喜悦扇进孩子的梦里

葫芦棚上

那只大肚蝈蝈

在同漏下叶缝的星星

讲述夏天的故事

这个夏夜,全是用诗的意象组成的,一是赤裸裸的小溪,二是摇动的笆蕉扇,三是大肚蝈蝈“在同漏下叶缝的星星/讲述夏天的故事”。于是,这种意象的组合创造出了一个令人神往的夏夜。他的这种现代性得力于对现实的感觉,是诗人想象力给了诗的神奇境界和力量,正如现代诗的大师波德莱尔说的:诗的本质是“一种最高的美的向往,这种本质表现在热情之中,表现在对灵魂的占据之中,这种热情完全独立于激情中,是一种心灵的迷醉。”我们用西方的诗评来看这首“夏夜”,就有一种不同寻常的高雅、美妙和细致,有一种奇特的美,也是最有趣的象征。再举一首小诗,全诗只有六句,意味也是很深远的,韪目是“石竹花”:

插在石缝

一根笔直的

红头火柴

擦着霞光

点亮 大山的

青春光彩

此诗以小见大,小小的石竹花,变成一根火柴,擦亮了天上的霞光,闪灼出了青春的光彩。这个意象展示出它的神奇肌体与暗示,打破了自身的界限,闪灼出它青春自身伟大的力量,确立了它的空间性和跨越性。

诗人的一生,在于他对诗的深层开掘,不停地调正自己的创新结构,建构自己的神奇艺术大厦。这是一个庞大的诗学工徎,也是一个微妙的神奇工程。有的诗人,写的长篇巨著,有的则是写了一二句精妙的语言,不论长短都是用自己灵魂喷出的火花去照亮人类的灵魂,使诗变成了人类精神的最宝贵财富,蕴含着广阔的人生视野和深厚的哲理,铺垫出人生之路的心路历程。也可以说,一首好诗就是照亮人生的一面镜子。所以说,诗是诗人沥血之作,是交给人类永恒不朽的答卷。

下面介绍一首冯恩昌写给春天的一首小诗,叫“春芽”:

一点鹅黄

钻出石缝吻太阳

头上沾满了霞彩

在山野点燃了妩媚春光

小小草芽

送来人间辉煌

“春芽”一诗展示出的力量,就是诗穿越岁月空间的神奇力量,就是这种春芽性的诗能钻出历史的细缝,吻着太阳,吻着星星,送来人间不息的辉煌。诗不在大小,一首小诗就可以造就人生不朽的辉煌。历史上的李白、杜甫、苏东坡、冯惟敏,就是典型的范例。当下的时代,有远去的郭沫若、徐志摩、艾青、臧克家这些老前辈,还有进入新世纪后出名的一批现代诗人,田园新诗也是正在崛起的一个诗派,我认为冯恩昌,就是新田园诗的领军人物之一。正如他的“春芽”一诗写的一样,他的诗就是“春芽”,“春芽”就是诗的象征:

在山野点燃了妩媚春光

小小草芽

送来人间辉煌

2020年10月25日—11月3日草于潍坊

评论
分享
QQ空间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