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手机版
您好!欢迎来到养老信息网![请登录],新用户?[免费注册] 会员中心 |养老社区 |保险查询 |养老院查询
养老信息网-让我们共同关注老年人

年味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李铭 发布日期:2021-02-08 17:51:26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标签: 年味 腊八 年货

时令已过腊八。年届九十的老父母絮絮叨叨:这腊八都过了,连点儿年味也还没有。以前这时候早就忙着备年货了······这年越过越没点儿年味儿了。

是啊,儿时的年代,尽管穷,但一进腊月的门槛,人们就要忙年了。乡村的年集就是年的晴雨表,一天一个样,天天长,天天胖。长到比平日的十倍也不止。男人们今天南集,明儿北市的赶;这个集买个勺子,那个集买两个碗;请香,请灶君······美其名曰:备年货。婶子大娘们则忙着簸麦子,淘谷子,准备磨面,蒸馒头,蒸年糕······

乡村的街道上逐渐地多出了许多走街串巷的小商小贩。缚笤帚,扎簸箕的匠人,挑着工具,吆喝着:缚涮帚——缚笤帚——张箩——扎簸箕——找个向阳的墙根,歇下挑子。烟还没有吸着,拿着高粱杪的奶奶,拎着破了边或折了舌头的簸箕的大娘婶子都聚拢来。霎时,这里就成了小闹市;梆——梆——清脆的梆子响声由远而近地来了。卖香油的。婶子大娘拎着香油瓶子陆续的围拢来,讨价还价,叽叽喳喳后打二两,有的两家分一两。香油,金贵着呢!除非贵客来时方得一两滴。你,想着去吧!这边的人还没散尽,那边又响起了嘡——嘡——的糖锣声。灶君的礼物可不能马虎,香锞,锡箔。黏糖(芝麻糖),一样不能少。不然“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的请求就会打折扣。挎大笎儿的花大娘,张家进,李家出。尽所能让少女少妇们挑拣自己中意的花儿,鞋样儿······

最热闹要当数货郎挑子了。货郎摇着鼓,一边吆喝:头发——废铁——烂麻绳——旧鞋底——换针——换线——换头绳——鼓,人声脆,透到大街小巷的旮旮旯旯。攥着娘梳头掉下来的头发的小姑娘;攒了一大把烂麻绳的秃小子,跑出来,窜出来。货郎挑子立马被围的水泄不通。吵,喊,一锅粥······一会儿,抻着喜欢的花儿,朵儿,头绳儿的小姑娘走了;小小子则使劲儿的吹着小泥巴哨,掖着“麦秸莛儿”小鞭炮,摔炮,砸炮,簇拥着跑走了。一会儿,角角落落里就传出了“砰——啪——”响声。这响声,这笑声,一直要持续到元宵节的灯烬飘散。······

浓郁的年味只有我家的悠长芳香。伯父读过私塾,能写会算。每年的腊八节一过,伯父就让我们把八仙桌抬到院子里,研磨,裁纸。阳光下,笔走龙蛇,工笔正楷,一幅幅新鲜亮眼生动活泼的春联就诞生了:天上四时春作首,人间五福寿为先;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爆竹声中除旧岁,梅花香里度芳春······新春被我一幅幅晾晒在冬阳下。伯父歇息时,我就捉刀代笔,但心慌手抖,歪歪扭扭,而伯父望着我写得“春雨呼童耕垄亩,灯下课子读诗书”的门对时,点头说:好。字好孬没关系,可以再练,关键是内容,过年,就要个吉祥话,喜庆话······我每天都要把那些叔·伯·兄·弟·婶送来的红纸,写上她们的名字,门对,门心的数量;再按数量卷好,系好并写上她们的名字。每天进进出出络绎不绝,一直忙碌到除夕方罢。初一拜年,我夹杂在团拜的人流中,村东转到村西,这门进那门出,灯火下熠熠闪光的对联,让我小小的心激动不已。这是伯父和我送给父老最好的祝福。一年三百六十五个祝福。捏三破五,走亲访友,空暇,正欲清淡又闻客至。伯父给我讲女娲创世,初一造鸡,为鸡日;继而造出狗猪羊牛马,第七天造出了人,初七就是人日。有隋朝薛道衡著名的思乡诗:《人日思归》,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读来,无不让人逢年不思亲。

我们的白菜灯萝卜灯,甩花的笤帚疙瘩还没准备到位,元宵节说到就到了,穿梭在火树银花中,吟起王安石的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随着元宵夜灯光的渐渐远逝。年的味道缓缓地飘散······

现在物质生活丰富了,山珍海味尽享,但年的韵味儿少了淡了。

韶华长在,明年依旧,相与笑春风······

本文地址:年味

评论
分享
QQ空间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