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
您好!欢迎来到养老信息网![请登录],新用户?[免费注册] 会员管理中心 |养老社区 |保险查询 |养老院查询
养老社区-让我们共同关注老年人
发表新帖 发表心情 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养老社区 >> 文化艺术 >> 文学创作 >>
查看: | 回复:
捕虫乐
图像
发布的主题:13
回复的帖子:30
用户的积分:102
等级:LV2  书生
注册时间:2013-04-13
发表于: 2013-10-10 09:35|排序方式:默认排序正序排序倒序排序|分享到:
1楼
  记得儿时,家里没有什么电子游戏机,街外亦没有什么大型电玩的游戏机中心,但那时的乐趣,却相反地比现在的还多,如打波子、拍公仔贴纸、玩放大镜、玩花绳、跳橡皮圈花绳、雕机械人纸印板等等。
  甚至顽皮一点,拿剪碎了的乒乓球,拿香烟盒的锡箔包起来,做成臭弹,燃点起来,然后践踏它熄灭,便会烟雾弥漫,到人家门外恶作剧一番,却是十分刺激和快感。(小朋友不要尝试!)
  但我的童年,最为陪伴我玩得乐而忘返的,倒是天上扬长、草丛上之宝「昆虫」了。祇要有一大片草丛,我和朋友就好像在寻宝的一般,拿着透明胶袋,便在草丛内寻找牠们的踪迹,捕捉的猎物十分广泛,如:螽斯、蝗虫、蜻蜓、飞蛾、蝴蝶、龙虱、金龟子、金钟儿、纺织娘、蟋蟀等。 其中捕获最多的,可算是螽斯和蝗虫了,牠是我在捕虫游戏中最喜爱的,或许是当时的电视剧「幪面超人」,剧中的超人,也是蝗虫的样子吧!
  其实螽斯与蝗虫是亲戚,都是同属直翅目,不去翻查书籍是很难区分。不过,大部份螽斯类的都比较细小,而且会鸣叫,而蝗虫则不会呜叫,二者在广东一带都通称草蜢(其实很肤浅!)。至于纺织娘和瘠虫等,其实牠们都和螽斯、蝗虫们的外型十分相样,但身型比较短小肥胖,还很可爱的呢!
  不要少看螽斯、蝗虫这类东西,牠们的品种可是五花八门,有啡楬色的疣蝗(香港称蚱蜢),牠是弹跳能手;有色彩班烂的亚洲飞蝗(香港称鬼蜢),亦有飞行高手的(香港称飞行蜢)台湾骚螽,再有头尖尖的精灵飞蝗(香港称尖头蜢),也有娇小玲珑而翠绿的贺氏竹蝗(香港称小蜢),等等,多不胜数。
  其实我亦很喜欢金龟子的,尤其是在香港,全身电光绿色的「蓝豆金龟」,及全身金铜色的「东方桃 花金龟」,不但美丽而且又好玩,但由于牠们出没的时间常在盛夏,甚至时常找不到牠们踪迹,故此碰上 牠们的出没只能靠运气吧了。
  捕下来的昆虫,祇要用针线绑着牠的脚或尾部,然后轻轻抛起来,便好像放风筝一样远远飞一段距离, 煞是有趣;若是直翅目(草蜢类)的,祇要轻轻按着牠的尾部,便会跳弹起来,好玩得很。
  若是在下雨天时,在街外的电灯柱下,捕获龙虱,并且将牠放在水中,牠还会游泳和潜水的呢!这些捕 获后的昆虫,我们就好像现代的小姐们,逛逛时装店后,回家把一件二件的「战利品」来欣赏一番,确是很 有成功感的。
  那其时,我便是常常与隔邻的友人四牛,一同到家外楼下的小草丛内捕捉昆虫,比赛捕获多少,并互相 鉴赏一番,而且往往就这样流连了大半天的时间。而捕捉蟋蟀,还要在入夜后追踪牠们的呜叫,并且揭开水 泥做的沟渠盖,才能捕捉得到。 不要小看捕虫这种活动是很枯燥,其实和钓鱼差不多,需要有很高度的耐性、冷静和判断力,要捕捉牠们,简直要令自己幻化为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和老虎。要知道那这昆虫大部份都有复眼,而且牠们大都有保护色,稍为轻举妄动便会令牠发现,飞得老远。
  故此在捕捉时不单要冷静,还要聚精会神,更要在出手的瞬间迅速和精确,再者有时还要很有耐性,静悄悄地跟踪牠,稍一有风吹草动,牠便会逃之夭夭;因为那时候的我们,只不过是小孩子,只是用那简陋的透明胶袋来捕猎而已。
  记得有一次,我和四牛为了捕获一只全身翠绿大蝗虫,看起来就彷似完美无瑕的绿宝石,当然!现在翻查书籍才知道名叫「云班车蝗」,我们不但全神贯注四处跟踪牠,而且还四处爬高爬低,不知不觉追了牠二个多小时,结果最后还是捉到牠,那一次真是很有满足感,要是现在我定必拿数码相机拍下写真不可。
  还记得在我十二岁时,那年秋天的某日黄昏,我与朋友于居住附近的一片山坡,发现漫天的「骚螽」 到处飞翔。这种奇景我还是第一次见,我们兴奋得立刻捕捉牠们来玩耍,结果不单捕获不少,而且还玩得痛快 极了,因为牠最大的特色,就是在同类之中飞行得又远又久,我们用缝纫的线来捆绑着牠的后腿,便如放风筝 般,煞是有趣。
  当然,儿时的我们,那会爱惜小生命命呢!时常将捕下来的昆虫,不是拿火柴头黏在牠身上来玩炸药游戏,便是用木牙签撩起牠的牙齿来研究玩牙医游戏,残酷的手法,层出不穷。现在回想起,也觉得自己十分变态,但那时与朋友们玩得那么忘形,那会乐得理会残忍不残忍呢。
  到了现在,我却是十分唏嘘,仰望着天际,时常只得一片灰色,什么也没有,即使是好天气,亦甚少看到飞虫,什至连蝴蝶们翩翩起舞,也只是偶然看见。大概我们看得最多的,得要在入秋时份看到蜻蜓儿出来交配吧了!而且往往是要到那些郊野公园时,才能看见少数种类的昆虫,怎教人不惋惜和无奈?
  为什么我们所住的地方,近年来不到郊野公园,也找不着牠们足迹的呢?原因是近十年来,不单是空气污染十分严重,而且「食物环境卫生署」在各屋宇的土壤中,委托杀虫公司,无情地喷下十分强力的杀虫药,导致大量昆虫都无法栖身。更讽刺的是,那些蟑螂、老鼠、苍蝇等,适应力甚强,牠们的身体,却因不断产生抗药性,反而没有灭绝,而且还不断滋生繁殖,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昆虫亦有昆虫的食物链,要是周遭继续空气污染,四处在土壤上洒下剧毒的杀虫药,便简直是不断蹂躏和摧残牠们,那么我们下一代,还可以夏天里听到蝉在鸣叫,蟋蟀、金钟儿、螽斯齐声演奏,看到萤火虫飞舞的景象吗?
  难道要让牠们灭绝后,变得无可挽救,只有书本才可见到牠们,才会觉得珍惜吗?祇有金钱挂帅,自以为是的世人们,要是你们还有一点良知,爱惜大自然的话,真的是要彻底地反思啊!(式文)
支持0
反对0
发新帖 回复
图像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