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移动端 ...
养老信息网LOGO

文学创作

忆求学“朱位完小”

文章来源:养老信息网 作者:冯恩昌 发布日期:2019-12-06 08:59:47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1

我县东城朱位村,就是有马愉状元祠的村庄。它是建国后我县最早的高级学府之一,另一学府是城关完小。那时我在故乡尧洼村上小学,四年级共我们6个人,1950年完小招生都去应考,学校只招一个班,50人,录取的难度很大,十人要一个,我们村就考上了我自己,名列26名。这年9月份开学,家人很喜,已经60多岁的爷爷为我背着行李卷和饭食,走了20多里路,亲自把我送到学校,让我万分欣喜的开始了学校新生活。

朱位完小,位于朱位村的中心地带,坐北朝南东西两个大院,西院大一些,有北厅房、东厅房,一级学生已毕业,还有二级三级,东院是独院,只有坐北朝南一厅房,院东有两间平房,再向南是东大门,走出去是操场。我们四级学生,以东院厅房为教室,宿舍在两院中间路南的三间南屋,十几名学生住通铺。那个年代,有这样一处整齐的学校,条件就很不错了。学校上五天半课,周六下午全都回家拿饭。朱位村离我们尧洼村20余里,回家出了学校后,沿弥河向南去,穿过胡梅涧村、孔村,西去过弥河,从冶源村东向南爬骆驼崖,经半截楼村、海浮山东,经红新村再向南,不远就回到了我的家。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来回要走二年,一般情况下不算难,难的是遇上雨雪天气,尤其是夏季弥河发大水,自己渡河有风险,不过我有疼我的爷爷相助。虽然爷爷年龄还不怎么大,可他因遇灾年,忍饥挨饿,我和父亲等都闯了关东,他一人在家度日,得下了严重胃病,身瘦如柴,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夏天,弥河发大水时,爷爷总是送我到孔村河口,帮我背着那包煎饼,牵着我的手渡河,到了河东岸帮我穿上衣服,把煎饼给我,呆呆地站在河岸,眼望着我向学校走去,直至看不见人影了,自己才渡河返回 。就这样,来来回回陪我渡河二年,直至完小毕业,他的胃病因过河受凉,越来越严重,后来转为绝症,想起爷爷陪我渡河的一幕幕,我就难过的泪流不止,我想爷爷是天下最好的爷爷。

当时,县里对城关、朱位两处学校,视为县里的最高学府,各级领导相当重视,教师员工配备都很棒。朱位完小校长崔端甫,是县委委员,经常参加县里的一些会议,是很有声望的校长。我们四级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是唐宗学,教学水平很高,第二学期班主任换成了谭集堂,带着家属住在我们院的东偏房。还记得教数学的是冯本智老师。由于新中国成立不久,教育刚刚迈新步,学生年龄都偏大,有一些男的已经结婚。大部分学生出身贫寒,学习却很用功,毕业时学习成绩都比较好。到了1952年上半年毕业时,县里临朐师范和临朐一中招生,大部分学生都考上了。我报考的是一中,到了这年9月开学,又背着煎饼卷满怀希望的走进了临朐第一中学。

去年春天,县作家协会组织下乡采风,我借机重游了朱位村,“朱位完小”旧址早已变成了一片楼房,村庄面貌焕然一新,原来村中的河流,几条大街也都不是原来身影了,马愉状元祠也重新建了大院,添了新房舍。我离开这座母校70年了 ,却一直在怀念着它,它是我的小家庭变成书香型的起点,是我攀登文化金桥的立足点,也是我诞生文学创作爱好的开始点,是我走向人生路的根基。我感谢母校,感谢朱位村,感谢教过我的老师,感谢临朐教育史上这座辉煌学府!

评论
分享
QQ空间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最新评论
潍坊市网友的个人图像
潍坊市网友 发表于 2022-12-11 19:56
1楼
刚建校第一校长应该是姓梁,听老一辈说的
欢迎您的精彩评论。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