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移动端 ...
养老信息网LOGO

文学创作

浅谈语言艺术

文章来源:用户投稿 作者:冯恩昌 发布日期:2024-06-14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古代语言是文言文,五四运动之后,开始倡导白话文。在语言发展史上各有千秋,一些年龄大的学过古文的先生,至今喜欢古语,善写古诗词,写散文随时带出古言古语,喜欢拽文。我觉得既然形成习惯,倒也无大碍。不过无论写得多么“古”,也要让读者看懂,能够领会其意,达到写作之目的。我是喜欢通俗易懂的语言,原因是上学读书,读了大量的新时代名人作品。如《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语言都不难懂。建国后名人的作品,《太阳照在桑干河上》《青春之歌》《野火春风斗古城》《敌后武工队》《铁道游击队》,以及赵树理的通俗作品,巴金的《家》《春》《秋》,诗歌贺敬之的《回延安》,马季的《王贵与李香香》叙事诗,都使我受了很大影响。觉得名家的语言,故而认真学习这些名家作品语言,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写乡土的作品的语言。

语言的第一要素,应是精炼、通顺,不拖泥带水。什么语言为最好,以我的观点,是像说普通话一样的语言,人人能听懂读懂,念起来如行云流水,简练而能说明白,通俗又不是土的掉渣,听起来有刚有柔,能够打动人的心灵。著名作家、上海文学院院长王光东,读了我写的《金色的柿乡》,说:“妈妈从梯子上,轻盈盈地跳下来,恬静的朝我笑着,从花衣兜里摸出一只‘烘柿’,说’小柱子,您看这只烘柿熟的透明爽爽的,真甜啊!’她把那柿子用草棒戳一个小孔,安在我的嘴上,两个指头慢慢地捏着一股清凉而甜蜜的溪水,就流进了我的心窝,浸透了我的脾胃。”他说,这样的语言,写得生动明白,寓意明确,读者在易读中,感觉到了生活之美,这样的语言是很标准的。如今有一些散文,在语言运用上,不讲究精炼,不崇尚形象化,而是照葫芦画瓢,采取记录形式,造成了废话太多,读者只看热闹,不讲语言之精美,如此写来写去,达不到文学散文的水平。

语言的第二重要特点是抒情,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各种重要题材的作品,都必须抒情。不然就会干巴巴的无人看,甚至不能成文。语言的情,来自作者的性格和水平。抒情的是人之情,心之情,观念之情,故所有作家诗人的语言都不相同,经常读几个名家。

的,不看名字也知道是谁写的作品,也就是语言的魅力和能量。著名作家王大千,读了我的散文后说:“冯恩昌的散文十分注重抒情,作者描绘的山水田园、风土人情饱蘸着感情的笔墨,情景交融,精巧动人。”文章的主题、故事、情节,要想打动读者的心灵,强有力的工具就是抒情。抒情牵动人之情,情能启发感化人的心。著名作家、山东大学教授吴开晋,在评价我的散文时,说:“恩昌既是抒情的行家,又是写景的能手,从而增添了文章的诗情画意,给人以美德。”他指出《捉山蝎》中的句子:“这个季节,下过几场濛濛细雨,山里的空气潮润润的,山草冒出鹅黄的嫩芽芽,桑枝泛起乳白色的包包,山蝎就在滚滚春雷声里出蛰了,三三两两藏在地堰的石缝里。这是记事,也是写景,并带着浓郁的感情色彩,从中看出恩昌艺术功力。”语言的抒情,蕴藏着好文章的神奇之力,抒情是文章生命的血脉,无论作者行文多么好,都离不开语言表达。

语言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在抒情表述中,要有穿透力,要写出文章的深度来。语言的独特风格,同别人不一样的表露方法,或运用的不同形式,都有穿透文章主题的力量,写出文章的深度来。我们现在写作的队伍庞大,写的文章,甚至发表的文章数也数不清,但被读者公认写得好的不多。原因是什么?就是写不出有深度的创新文章,多数表面化、一般化,没有超越别人文章的高峰。1988年1月12日,农民日报登过我的两章散文诗,有一章《她,一座庄丽的桥》,在读者中引起轰动,都说写得好。核心就是语言有深度,有一段我这样写:“我望见,那桥墩是老师的两条粗壮的腿,那桥面是老师宽厚的脊梁。啊,这座桥比黄河大桥,还结实的桥,飘过温暖的春,划过炎热的夏,走过凉爽的秋,滚过苦寒的冬。它从来没有弯过,一直挺着行进的日月。这是一座洪水冲不垮的桥,一座砸不烂的桥,是一座有着最美的心灵支撑着的桥啊!”这一章散文诗,充分表达了语言艺术的力量,把老师背孩子过河,脊梁为桥,经春、夏、秋、冬四季的坚持,写出老师思想的高尚,文章主题的深度。我们撰写诗文,要在语言艺术上猛下功夫,应该当写作的重点对待,不能认为把事情的过程写出来就完成了任务。语言的艺术之花,是所有美文的亮点和光彩。

本文地址:浅谈语言艺术

评论
分享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北京养老院导航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