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移动端 ...
养老信息网LOGO

文学创作

春天里的坡野饭

文章来源:养老信息网 作者:冯恩昌 发布日期:2024-04-03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我一辈子爱吃庄户饭,更喜欢山间野味,爱吃坡野饭。那是上世纪土地改革之后,俺家在村南小石河南面山上,分了一条二里路长的山沟,名曰“青杨沟”。沟两畔是梯田,沟中间是沙土地,夏天发过洪水之后,还有一条蜿蜒东去的小溪,沟内生长着五六棵高耸挺拔的杨树,遮下一片片绿荫。我的爷爷特别喜欢这山野幽境,天暖和了在沟坡搭上简易草棚,棚前设一葫芦架,按着石桌石凳,每年清明节前后,去沟里种地,就开始在葫芦棚下吃坡野饭。父亲和我,经常陪他在沟里干活,吃清淡的有滋有味的坡野饭,那舒适快乐的情景一直印在我的心里。

春天,我家南山青杨沟的活落很多,每天一大早我们就带一些母亲准备好的饭菜,沐浴着早晨山野的雾霭上山了。有一项费时间长的农活,就是刨春田,一沟四五亩地,刨一遍任务很繁重。好处是沙土地,土质松软,刨起来不用使大劲。尽管这样,挥动镢头不住的刨,凉爽的清早也很快一身淋漓大汗,太阳从东山升起一竿子高,我们的肚里就唱二黄了,光想快吃早饭。一上山爷爷就在做坡野饭,忙来忙去没住下,他先去沟头的山泉,挑来两瓦罐清凉透明的泉水,又去山坡梯田堰根采来些鲜嫩的苦菜儿,摘洗干净,支起锅灶,剁细加豆粉 ,做小豆腐吃。又去山坡石缝采来叶儿鲜嫩的野韭,采写堰上的花椒芽,红香椿芽,加蒜捣成泥,用来卷煎饼吃。还煎了一盘野韭煎鸡蛋,做了一小盘红香椿芽同野蒜苗小咸菜。一顿早餐办停当后,爷爷喊我们住下,吃早晨的坡野饭了。主食是新摊玉米煎饼加小豆腐,就着这多样野味小菜。父亲是正当年,我是十几岁的孩子,只有爷爷是已过60的年纪,他的饭量小些。我和父亲吃得狼吞虎咽,这坡野饭香得我们无法形容,如痴如醉。尤其是从石缝里采来的新鲜苦菜,用泉水洗干净,清翠的叶儿,黄灿灿的根,剁细加豆粉做出来的小豆腐,柔柔的叶儿,白白的汤儿,真是清香醉人,是天下难觅的好食品。我写诗,赞曰:

小豆腐

山坡生野菜

苦菜儿 婆婆丁

苜蓿菜 野人晴

剜来洗干净

烫烂剁细末

菜和豆粉放锅中

烧火咕噜半小时

小豆腐做成功

煎饼豆沫天天吃

赛过海参来养生

谁说延年益寿无妙法

神奇就在粗菜淡饭中

一顿坡野早餐,我们吃得格外香。父亲和爷爷饭后,正在吃地头烟,俩人都把自烤的烟叶,摁进烟袋锅,坐着马扎吧嗒吧嗒的过烟瘾。在袅袅升腾的蓝色烟缕里,传来清脆的山鸟儿的鸣唱,晴朗的天空水洗过一般。春天的山里树木摇曳着翠绿,山泉水弹着琴音。我们深深感到了,土改后的农家,在耕耘属于自己的土地,那扬眉吐气的畅快,那和平盛世的安谧,觉得党给的幸福美满人间太好了。

春耕季节,虽然天气变暖,艳阳高照,青杨沟里那几颗白杨树,枝叶繁茂,为我们遮着荫,挥镢刨地又是沙土,也就疲乏差了一些。到了吃中午坡野饭,母亲从家里送来了荠菜水饺,还有金针菜炒肉片、辣椒炒豆腐、油炸山蚂蚱、咸鸡蛋等几个菜肴,一瓶串香白酒,我们围着葫芦棚下的石桌,洋洋得意的吃喝起来,爷爷和父亲小酒喝得十分有趣。酒过三巡话都多了起来,爷爷说:“是共产党八路军解放了咱这里,有了明亮的天,土地改革分得地和房,才过上了好日子!”1942年领着全家闯关东的父亲,连喝几盅后,说:“是共产党救了我和全家的命,在关东我被日本鬼子拔劳工下炭井,不回家命也就没了!”我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光吃菜不喝酒,他俩高了兴把一瓶串香白酒倒出了瓶。母亲烧水下熟了水饺,我们热气腾腾地吃起来,在春天的山野里,在这么清雅的环境里,吃这么鲜美的水饺,各人觉得格外的香。包好的六七十个水饺,仨人全都报销了。母亲是吃过午饭来的,这时她去山坡梯田剜野菜了。

吃过中午的坡野饭,父亲和我躺在棚下草帘上休息,爷爷却泡上一壶大叶茶,摁上一袋旱烟抽着,静悠悠的品起茶香来。我们闯关东的三年间,他在天灾人祸造成的“无人区”,吃树皮,啃草根,好歹熬了过来。吃水不忘打井人。是共产党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尽心种了几年土改分得的土地,收获了五谷杂粮,身体慢慢强壮了,故而感谢党,感恩和平盛世。年纪大了,过上幸福生活,心情特别愉快,他年年清明节前后来这青杨沟劳作,自己做些野味的坡野饭,时常喝着小酒享乐晚年。我是他的大孙子,他对我十分溺爱,把我当成冯家传宗接代的希望,白夜黑夜的劳动,泥里水里拖拖,供我上学。后来,由于荒年得下了陈病,当我上出学来当了人民教师不久,他就去世了。我心痛得哭天嚎地,人去了不能复活,可始终深深的怀念着他。从事文学创作之后,为纪念他写过多篇回忆他的文章。今年清明节之前,我又想起了他老人家,故写此文永作留念。

本文地址:春天里的坡野饭

评论
分享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