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移动端 ...
养老信息网LOGO

文学创作

我出版书籍的故事

《小院新语》

文章来源:用户投稿 发布日期:2024-05-22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标签: 文学创作

我出版这本文集,主要是想漫谈如何培养文学创作人才。这个题目很大,而且没有准确而肯定的经验,仍然在继续探索中。我县年青一代的七八名骨干作者,基本上都是从农家小院走出来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住在县委家属院二号楼一楼小院里,县里一帮子年轻作者,隔一段时间就汇集在我家,开展”小院创作交流”活动。就这样只要一位作者一提及,他们就找个晚上都来我家,我准备几个庄户菜,拿上一瓶秦池酒,边吃边喝,天南地北的拉起来,很快就出现热闹气氛。想不到这个随便谈拉的形式,让本县这些作家诗人们,不仅能了解全市全省创作这件事,全国文艺界的情况,直至全国名家及其作品,全都清晰入耳。就这么轻松便捷的活动,变成了一个培养成长作家诗人的学校。这帮子青年人,基本都成名了,8人中有4人发展为中国作协会员,有3名成了省、市签约作家,有一名获得了孙犁散文奖,一名女作家在全国享有声誉,有的作品上过《小说选刊》《散文选刊》《诗刊》,还有全国许多大报刊。这个创作交流小院,今年在一次活动中,被命名为《小院时光》,研究交流文学创作有点名副其实了。

小院文学创作交流园地,是诗人作家逐渐成名的基础。小院的交流话题,使大家受到启发,逐渐认识到从事文学创作,不能单靠个人的天才智慧。社会上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过每一个成名者,都要拜师求伯乐,艺术行当为什分流派,就是这个原因,自己“悟”出来的怎么也不行。京剧界的梅派、程派、张派、尚派、荀派等,都各有特色,凡成名者都是传承人,也有入门弟子,这样传下来有一定道理,和不拜师靠自己聪明究竟不一样。在我的创作历程中,拜过几位很高尚的老师,找过几位确实助力的伯乐,《山东文学》副主编苗得雨先生来临朐,我骑车百里找到他拜师,他当即表态给推荐诗作,不久在《大众日报》给发表了《瓜豆菜谣》34行诗,只这一相助,我这个初学写诗者,就登上了山东诗坛名人榜。我同他结识后,几十年忘不了我,我的诗大量登上了《山东文学》,编进了他主编的《中国百家乡土诗选》,担任了中国乡土诗人协会常务理事,推荐我的诗评上了1981年山东省文学创作奖。著名作家诗人石英先生,因为投稿熟悉了,他成了我最好的伯乐,在天津《散文》《人民日报》大地副刊,给采用散文50多篇,还帮助出版了《沂蒙风情》散文选集。小院中的这些诗人作家,从成人到出版书籍,也都有朋友、老师、伯乐相助,蔡盛小说全国出名,出版书籍之后,影响极大,《山西文学》主编韩石山一句话“山东出了个大作家——蔡盛”,有着何等的威力,张克奇、祝红蕾、高凌云、胡明宝、吕新枝、王乐成等,在成名过程中,无不有名家、老师相助。一个作家诗人在全国文坛成名,我觉得无非两个重要条件,一是有天才智慧,写作丰厚潜力;二是老师、伯乐指导帮助,把你推向文学高峰。

在小院的创作交流中,发现有些作者,因种种原因冲不出本地圈子。只满足自己的写作水平,在本地网络能发稿或出书,就觉得不错了,不再向上攀登。为什么写出的作品,冲不出去,上不了大报大刊,甚至本市、本省也很难发表作品。我觉得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要求低,易满足,自己写的作品,只要能同读者见面,就是写作水平高的表现。二是,文人相处,互相帮助不够,推举别人思想保守,胸怀欠宽。三 、师傅、伯乐在远方,不去登门求教,缺乏主动行为。作为一个基层作者的老师和伯乐,谁能远离高层来找你呢。八十年代兴去报刊社送稿,我觉得也是拜师好方法,万事不求人的观点,不适应当今社会,登门求教,拜师学艺,应是做人的正当行为。

我虽然已达高龄,但身体尚好,还愿发扬老树新花精神,为家乡和人民,特别是一块从事创作的朋友们,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

评论
分享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天津养老院导航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