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移动端 ...
养老信息网LOGO

文学创作

“小院时光”引发的感慨

文章来源:用户投稿 作者:冯恩昌 发布日期:2024-04-16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我的一生,主要干了一辈子新闻文化工作,个人爱好从事文学创作。在宣传部近三十年管文化工作,当过近20年县文联主席,故怎样把一个县一个单位的文学创作搞上去,积累了一些自己认为的经验。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帮子热心人,建立一支思想和创作都过得硬的队伍。我们临朐县自建国以来,文化工作就开展得很活跃,八九十年代可算是高潮,被评为全国文化模范县、全国绘画之乡、全国观赏石之乡、小戏之乡。这些活动,我都亲身参与过,日常还有着文学创作爱好。故而对这项工作有一个深刻的认识,觉得文学创作是文化工作的基础,也可说是源泉,不然就很难大张旗鼓的开展起来。我们现在文化艺术方面取得的这些荣誉,与有一支很棒的创作队伍大有关联,50年代几位老作家,郝湘榛出版的小说《一个家庭的变化》《方向》,后来的《人之初》、电视剧《半边天》,张兆吉的小说《桥》,王汝维的《外甥女的亲事》,再后来尹文良的电视剧《借媳妇》及大量的短篇小说、诗歌,都奠定了开展文化活动的好基础。所以,八十年代,我县三次进京展览,展出了特点明显的年画、书画、各类奇石、尤其是红丝石、红丝砚,葫芦文化等,还有文化户的多彩展品,都在全国产生了巨大影响。出现了文化大潮,这都是文学创作发的芽,开的花,结的果。

1993年机构改革,我离岗休息,1997年正式退休。这期间,我的身体依然强壮,不上班时间宽裕了,文学创作的劲头更大。在职文联时,结下了几个创作骨干为要好朋友,他们白天上班没时间,晚上很随便的来我家,同我交流创作情况。这样时间长了,大约1998年的一个晚上,有的作者主动提出来,统一规定到我家来,来个“小院创作交流”。我家小院紧靠县委食堂,每逢集合的晚上,我便准备些简单的菜肴,拿上一瓶县里自产的秦池酒,大家在我家客厅围桌即席发言。后来他们怕我麻烦,酒菜一概自带,让我出席就行。小院交流,有时遇到一些问题,争论起来犹如打山仗,最后要我下结论,因我创作时间长,对文艺界知道情况多,我说了他们就相信。

采取这一灵动方式,经三十多年来的活动,确实收获很大。原来都是初学写作者,有的刚入门,有的是一般作者,发表文章不多,也未出版过书籍。经过这样漫长的创作交流,开始六个成员,后来发展到八个。张克奇、祝红蕾、胡明宝、冯恩昌,已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凌云、吕新枝、王乐成为山东作家会员。现在看来,个个写作水平都有了飞速提高,成为县文坛的骨干力量,基本上都是有名诗人或作家,都能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长短文章,都出版了书籍,有的还获了大奖。张克奇现任我县文联主席,是省、市签约作家,已出版《醒来的沉睡》《和一棵树说了一下午的话》等三部散文集,获得过孙犁散文奖,多篇文章被《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天津《散文》发表或转载,已多次被邀请去外县介绍创作经验;祝红蕾现在县委宣传部任职,潍坊市签约作家,已出版《清欢过红尘》《在一只碗里过一生》《金波的星期九》三部书,选为全国各种小说选多篇,已是在全国很有影响的女作家,在《作家选刊》《大家》《清明》等大刊发表过许多小说;儿童文学作家胡明宝,现任东城教管办党委副书记,潍坊市签约作家,已出版儿童文学书籍17部,曾获得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高凌云,担任过青州市委宣传部长,现任潍坊技校纪检书记,出版过散文集《西山夜语》散文诗集《望月》,一组乡情诗登上了《诗刊》,成为我县登诗最高纪录;吕新枝任原政协委室主任,已离岗,出版书籍《新枝诗选》《募然回首中》《你是人间四月天》《花瓣如蝶迷人眼》,还有一本《临朐,我美丽的家乡》,共5部;蔡盛,县教体局干部,写小说别有风格,被《山西文学》主编韩石山称作山东的大作家,已出版《能嚎你就嚎》《谁把俺的蹄子红烧了》,近来为柳山镇写出了一部系列小说;身为临朐检察院副院长的王乐成,是走向全国的出色散文家,游览各地写出了很多精美散文,已出版散文集《驿外断桥梅》,属当代新锐作家;我作为《小院时光》院主,对他们的创作繁荣发展,在全国文坛取得的极高声誉,心里由衷的高兴。作为一个高龄老作者,一辈子没写出影响很大的作品。全靠自己的力量出版文学书籍32部,也算“功成名就”,心里坦然了。

“小院时光”算不上什么文学组织,是自由结合的文学交流群,活动也不是多么频繁。不过我觉得一个县涌现出这么一大批有成就有前途的文学作者,不是偶然的现象,是有很深的文化历史渊源,是祖国东方的有着青山绿水的大地母亲的养育,是这里建国以来党的重视,贯彻党的文艺路线的辉煌之果。下面说说我对“小院之光”引发的感慨:

痴迷爱好,一生奋斗不息,坚持创作到老。“小院时光”的作家诗人们,在爱好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从青年时代认准文学创作,遇到的困难再多再大,也都咬定青山不放松,艰苦奋斗的写,埋头苦干的写,在命运和名誉上外界有多大的诱惑,也从不眼馋动摇。一写就是几十年不变架,从来没有把文学创作当作“敲门砖”的想法,也没有显示个人才华,发表作品是向人民做贡献,不是炫耀自己,吹捧自己。他们的写作起点,有着共同的热爱家乡撰写家乡的美好欲望。张克奇把故乡赵庄村,父母亲情、村庄变迁、奇人奇事,用了大半生的精力写活了,登上了全国《散文选刊》,发行量极大的《读者》杂志,多次获全国、省市奖励,成为省、市两级签约作家,这在日常创作中,能不呕心沥血,做出牺牲吗?这是一种什么精神,不就是家国情怀的真实写照吗?女作家高凌云,在坚持业余创作中,被领导选拔去柳山当镇长,后又当书记,青州市宣传部长,工作忙得团团转,她去柳山上任前,我鼓励她:“既然党组织叫你干领导,就一定去干好,但无论如何不能忘记文学创作,”果然不错,上阵之前写了故乡寨子崮村的乡情,出版了《西山夜语》一书,在柳山工作期间,不知受了多少苦累,抽空写出了一本厚厚的散文诗集《望月》。小院的作家诗人们,都具有这样的家国情怀高尚品德,这就是他们取得辉煌成就的强大动力。

在党的关怀培养下,永远沿着党的文艺路线前进。县里的文化艺术工作,尤其是文学创作能不能搞好,关键是党加强领导,采取各种措施培养一支强大的文学队伍。我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宣传部分管文化工作,还兼任县文联主席,故对县委、县政府重视这项工作比较了解。县委宣传部主管文化艺术工作,并由一名副县长、宣传部副部长以及县文化局,具体靠上抓。县里先后办了文学报刊《临朐文艺》《海浮文苑》小报,文联办了文学讲习所,多次办过创作培训班,对作者的优秀作品进行奖励,小奖无数,大奖县政府曾设一年一次的文学创作奖,“小院时光”的诗人作家们张克奇、祝红蕾、吕新枝都曾获过奖,我曾获得文化贡献奖。自开办临朐报纸以来,常设文学副刊,登载作者作品。县文联设过小说《奔马奖》,傅越鹏先生担任文联主席时,同《齐鲁晚报》合作举办过沂山全国文学创作奖,小院中的作家诗人多数获奖,这次全国大奖对我县文学创作促进很大。领导的重视培养,使这些文学爱好者逐步成长起来,能够取得显著文学创作成就,也是党培养的结果。

在县委、县政府正确领导下,小院的作家诗人们坚决贯彻党的文艺路线,跟随伟大新时代,多数深入农村生活,撰写山清水秀的大自然风光,党的政策落实后新农村的新变化,县境内的壮丽景观,沂山、老龙湾、石门坊、嵩山、官护山、弥河等,都写出美文,登上了全国、省市报刊,有的拍成风光片在中央电视台播放。我们这些作家诗人们,都热爱党,听党话,跟党走,写过大量的反映正能量的作品。人人都有正确的文学创作观,这从他们发表的大量作品中,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一生做好人,做人民群众爱戴的好作家诗人,在社会上享有美好的声誉。作家和诗人的做人,应同他们写出的好作品一致,有着同样被人们爱戴的声誉。小院的这些作家诗人,总的来说,在做人上都有崇高的品德,不管写出了多么好的作品,也不管获得了多么高的荣誉,都能够谦虚谨慎,不高傲待人,不显示自己的超人才华。基本都能保持一颗善良之心,乐于帮助别人,救济穷人。女作家吕新枝在政协工作时,曾经主动扶贫,帮助人们解决生活困难。她出版的《新枝诗选》乡情味道特浓,这与她的助人为乐精神是有关的。这些作家诗人,自己投资出版书籍,免费赠送读者,也是做人很好的表现。

好作品出自好的人品,这话一点不错。我们这些诗人作家,做人和出版的书籍,发表的作品,受到人们崇尚赞扬,这就是原因。要想写出高质量的好作品,必须先做好人。

四、创作与养生结合,延年益寿到高龄,才能保障多做贡献。每逢“小院时光”进行活动,我的发言总要谈一下健康与创作的关系。他们正是风华正茂,都有着健康身体,正是写大作品好作品的时光,但我觉得从事文学创作不能硬拼,必须劳逸结合,平稳前进。我的体会是,人的大脑不怕用,越用脑细胞越活跃,它是人体的总开关,牵动着全身所有器官,反复地长期地用它,能增进生命的活力,身体自会保证健康。但不能用得过度,用得过多,其他器官会出毛病,故而要早养生,尽量减少慢性病。以写作的灵动妙法,延年益寿,使爱好发挥到老。我已是快90岁的人了,头脑还活跃,坚持笔耕不辍,身体仍尚可,这也许是一生进行文学创作,获得的生命之收获。希望我的诗文之友们,早些把文学创作变为养生的重要手段,使晚年延缓衰老,继续创作贡献。这是我一个老作者的美好心愿。

在漫长的文学创作生涯中,涌现出一批在全国发表作品的能写大部头书籍的作家诗人,是我们老一辈的骄傲,也是希望。衷心祝愿他们写出更多更好更有影响的作品。

评论
分享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天津养老院导航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