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移动端 ...
养老信息网LOGO

文学创作

山村养蚕女

文章来源:养老信息网 作者:苗得雨 发布日期:2023-01-10 09:22:59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标签: 养蚕 山村

山村养蚕女

临朐县,桑一半。这里遍地皆桑,家家养蚕。

在麦收前的一天,我来到了这个县的一个山村——葛垃,访问一位养蚕姑娘——高秀英。

高秀英,身个和眉眼都长得大模大样的,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姑娘。但看神气,却又不同于一般的农村姑娘。不大爱说话,却不是羞羞答答;说是大方,又有点含蓄。这特点,是富有内心生活的农村知识青年的特点。

高秀英的母亲高大娘是个很有风趣的人物,她滔滔不绝的介绍道:“这闺女,是在那黄连子树底下生的人。她四五岁的时候,咱家连糠菜都看不上眼,下蚕屎都上了地,您可知道,穷极的时候,这个俺都吃过,别看这黑样子,掺上点榆皮面,奇好吃哩!这闺女,有一回自己去豹伏岭要饭,险乎叫财主家的狗啃了。我疼得哭了一场。黄皮(日本鬼)在这场时,俺逃荒逃到铁路北,把她大姐卖了,换了一斗半谷。这闺女也险点卖了呀!她个子高,四五岁就像七八岁似的,人家说这闺女能卖好价钱呀,可我怎么也没舍得。到她七八岁的时候,“黄皮”叫咱八路军打跑了,不多久,咱穷人又把财主家的地分了。说也怪,这闺女一遇上了好年景,后来又上了学,眼看着刷刷的长。俺家三个闺女,顶数这个高。”

高秀英,1956年高小毕业。

当时,农村经过了合作化运动,非常需要有知识的青年参加生产。这姑娘,从小爱劳动,同时,还在本村上小学的时候,就是村内的团干部,毕业后,就毅然留下了。做了一年多妇女工作。1957年冬,去临朐养蚕场学习,1958年春,出师各村帮助养蚕。1958年夏,又去昌潍专区农校学习养蚕。以后回到家乡,在生产大队担任副大队长,兼文书。1959年秋,去冶源水库指挥部工作了半年多。后去县委党校学习,没等结业,公社成立养蚕场,需要人,把她调回工作。直至去年秋天,才又回到家乡,继续担任生产队副队长。

我说:“你又当队长,又当养蚕女,一人串两角,能顾得来吗?”

“不碍事。我要是上坡或者开会去了,喂蚕的事,就是俺娘的。青年妇女养蚕的,家里差不多都有老年人替换着。”

下午,我们爬上东山。山村的特点是石头多,可是在山村长大的人,都摸透石头的特性,即使晚上走路,也很少有被石头绊倒过的。高秀英给我介绍说,这座山,我是爬熟了,小时候,在这里挖野菜,放羊,锄地;大了,去冶源上学,一个星期从这里跑四五趟,再以后,去公社或县城,更都要从此经过。

我问:“你小时候会不会养蚕?”

“也会一点,大人养蚕,小女孩差不多都是助手。成套的理论,还是去养蚕场学习以后才懂得的。可是,真自个动起手来,还时有困难的。有一次县里派我去寺头公社石佛堂催青点帮助催青。当时只我一人去的。你知道,蚕种这营生,要是暖不好,不是不出,就是出来不健康,冷了不出,热了出来又容易长病。那些天,哪敢睡觉?整天守在那里,用显微镜看一遍又一遍的。”

接着,她又拉起去年春天在公社养蚕场工作时的一些情景。她说:“俺这里那些老妈妈呀,喂个蚕呀,像拉巴个孩子似的。可是光上心不行啊,不是有很多疼孩子又害了孩子的事吗?养蚕也有这样的事。她们养蚕很有经验,可是光有经验不行呀,不用说,经验还有片面性!你要和她们说,喂蚕是件细活儿,得上心呀,她们说,是呀,人不离蚕,蚕不离人嘛!”你要说:“蚕怪娇惯呀,它怕饿呀,它怕呛着呀,还怕压哩!她们说:对呀!得薄桑勤喂、稀放勤抬呀!可是你要说,我教你个新办法吧,她们可就说了,俺不听那些个,那几年没有您这些洋法子,俺的蚕一样上蔟结茧。可有时候,毛病就出在不听那些个上,出了毛病,又往往不知道毛病是怎么出的,这就是书上说的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去年,我在冶源养蚕场,叫大家用防干纸盖幼蚕,可有一个小组长,高低不通,她说压上些纸,不把蚕都乌了?我硬给盖上,可是,等我走了,她又揭去了。冶源村,有个小组长,她那个小组,蚕小的时候受了热,三眠的时候长浓病,我说:“撒点石灰吧!”她说:“俺不”。又一回,我说:“人家书上说,晚上亮着电灯,对蚕有好处。她说“俺不信。”我说:“咱试试!”我就给她把电灯拧开了,可是,我一离脚,她就拧死了。我返回来说,你怎么有拧死了?她打了个理由说,亮着灯俺睡不着,我就气得走了。”

说到这里,她笑了笑:“我是急性子。要办个事,总想一下子办成。别人越不急,我就越急。”说到急性子,她说:“有一回,我都急哭了。怎么回事呢!前年俺庄养了一百多张蚕,那任务可不轻啊。蚕小的时候,集体喂,大了,就分开了。我和高秀荣说,咱合伙喂四张,她说“行!”,可喂着喂着,她不干了,全推给了我,我那时是生产队的副队长,还兼着文书,庄里养蚕的事也是我的,我整天忙了外头忙家里,你想,四张蚕怎么能喂好呢?一见蚕喂不好就撒急,越想越没办法,终于急得哭了。后来,队长听说了,他和刘凤英等几个青年妇女说我在家里撒急了,刘凤英等人就偷偷把我喂的蚕抬去了几张。

说到这里,她笑了,并若有所思的说道:“后来我明白了,急性子,是工作没有方法的缘故。”

我说:“你这看法很深刻!”

这时, 我们站在山顶上,向下望去,下面是一片青桑。道边上,石缝里,田埂上,麦丛里,一棵棵青桑,像无数把绿伞。在我们身边,有一位老大爷在砍桑。高秀英说:“他叫高鹏兴,他砍桑最有经验。”

我说:“砍桑就砍吧,还要什么经验?”

“你说得倒轻快!这里面学问深着哪!同样的桑,会砍的越砍越旺。不会砍的,砍不着桑,桑还不长了。”

“孙女说得对呀。”高鹏兴大爷听见我们在谈砍桑的学问,他把话接了过去,从桑的种类到培育桑的方法。从砍桑的学问到桑、茧的关系,哗哗的说了一大篇。比如,桑的种类,有实生桑和接桑。实生桑,也叫一生子桑,结葚;接桑,是经过嫁接的桑,也叫“鸡冠子桑”,不结葚,蚕喜欢吃这种桑。这里边,还有一种叫“黄栌头”的大叶桑,,蚕尤其喜欢吃。但年深日久,桑的种类也会发生变化。要是用砍实生桑的斧头砍接桑,接桑就结起了葚子。再如砍桑,高大爷介绍说,葚子出在斧子上。砍桑有三种方法,一种是留箍桑,一种是留眼,一种是留吊枝。留箍桑,就是把新生的桑枝一次全部留楂砍去。这种方法轻易不用,有时砍实生桑用用。砍接桑只能酌情用,俗说“头一年箍,第二年春”,春就是留枝、留眼。这就是说,如果今年留的是箍桑,第二年就得留吊枝,或留眼了。留吊枝包括留大吊枝、小吊枝,就是既不将新生的出的桑枝全部砍去,又不全部保留,只留少许旺盛的枝条。留眼,主要指留活眼,就是把老枝上新长的许多芽桑不全部砍掉,留下其中一枝,继而将留下的砍去稍部。这一枝,来年又生长新的芽桑了。砍桑的人,还要带三把斧子,一把钩镰,砍大枝用大斧,砍小枝用小斧,砍桑、正枝相结合,砍桑也是修桑。同时,抡斧要从下而上,这叫“上茬斧”,不扒皮,不伤树。但砍的次序,却又要从上而下,这样,不会损伤桑芽。会砍桑的人,在桑树下面一打量,就知道挪几次梯子可以,既砍得均匀,又砍得省劲,还又不伤枝。至于桑和蚕的关系,高大爷唱了一段谚歌:“桑葚红疤拉眼,见三眠,;黑了葚子,老了蚕。”懂得这段谚歌很重要,不然砍桑,心中无数,不是砍多了桑,把蚕撑煞了,就是因为早把桑砍光了,把蚕饿煞了。看来养蚕需要懂得养蚕,两者是分家不得呀。

在回家的路上,我问她今年共养了多少蚕,她说五十来张,我问一张蚕从头到尾得吃多少桑,她说七八百斤,我问这村的桑能否供应得上,她说因为去年多喂了一些,把桑砍得很苦,今年酌情少喂了一些。我又问一张蚕能产多少茧,她说产好了能产五十来斤。我约计了一下,一年打养两季蚕,一百斤茧打卖一百八十元,全村只养蚕一项生产约可有四五千元的收入。这样,蚕茧生产收入,约占这个六七十户的村庄的全年生产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怪不得这县有桑一半之称。这桑一半,不光指遍地皆桑、户户养蚕而言,也指生产收入而言。

这里县人民委员会,为了鼓励群众养蚕,去年颁发过专门布告,号召积极开展“社队栽桑,社队养蚕,户户养蚕”的群众性运动。今年县人委又规定了几条政策,规定社队生产的蚕茧,按包产量定购95%,社员生产的蚕茧,定购实产量的50%,超售部分,加价30%,并规定社队每交售一百斤蚕茧,奖化肥一百斤,社员每交售蚕茧一百斤,奖粮20斤。这些深得人心的政策,十分有助于蚕茧事业的发展。

晚上,大娘又滔滔不绝的拉呱起来了。高秀英在灯下读《青春之歌》。听旁人说,高秀英十分爱好文艺作品。像《红旗谱》《林海雪原》《儿女风尘记》等,都已经看过了。大娘说:“俺这闺女,从小不会和人打架,老实。我说她傻,怎么说傻?一是见了人不会说话,二是不会做针线,可就知道积极!”呀,这分明在夸奖闺女。

夜深了,四处很静,好像一切都睡熟了。夏天夜短,从睡下到天亮也不过四五个钟头的时间,小伙子们说:“连一觉都不够睡的呢!”但养蚕女,在这短短的一夜之间,总还要有五、六次起来切桑喂蚕。夜里起来喂上蚕,再睡下,能否睡熟?高秀英告诉我:“也能睡熟,但没人误过事。俺做梦,都几乎能听见蚕吃桑的刷刷声,并且,恰恰在蚕将吃尽桑的时候,醒来了。”

这话儿,多么意味深长!

但这里边没有丝毫的夸张,当一个养蚕女,就需要有这样高度的责任心啊!

本文地址:山村养蚕女

评论
分享
QQ空间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潍坊养老院导航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