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移动端 ...
养老信息网LOGO

文学创作

我写乡土山水诗

文章来源:养老信息网 作者:冯恩昌 发布日期:2021-12-31 13:21:57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标签: 乡土 山水

在我写的万首诗中,乡土山水诗占了一定比例。所有的山水,都耸立流淌在祖国大地上。我觉得山水诗应包裹在乡土诗中,也可说是在田园诗范畴之中。因为人们绿化荒山,建设园林,大部山水都有园林相配,山水都成祖国大地上的风景。山水诗,流传久远,我国自古以来诗人们就写了大量山水诗,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望庐山瀑布》,杜甫的《绝句四首》《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王之涣的《登鹳雀楼》,王维的《鸟鸣涧》,宋朝苏轼的惠崇《春江晓景》等,都是流传千古的名诗,不过我们在日常读诗,没有进行分类,只要挑选一下,就会发现有成千上万首山水诗。

建国以来,有千千万万人,学唐宋诗词,写出古诗、古体诗,其中写了大量的乡土山水诗。写山水诗在全国最著名的是孔孚,他著过《山水清音》《山水灵音》《孔孚山水诗选》等6本专著。他的山水诗写得有特点,闻名于全国,曾获大奖。诗写得凝练、清新、深邃、空灵,一生发表山水诗300余首,论文30篇。他成名较晚,60岁才出第一本诗集。在我写乡土诗的过程中,对他很崇拜,觉得他写的山水诗,虽然言简却意深,很有琢磨头。他的前半生在《大众日报》文艺部工作,后来去了山东师范大学当教授,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曾拜访过他,人很谦虚谨慎,十分热情。我在县委宣传部工作时,他来过临朐。他的书法很有名气,独成一体,曾在济南办过多次个人书法展,来我县时,主动为我写一幅字,十分认真的写了七八幅,最后自己一幅也不满意,还说:“老冯,对不起,我回济南写一幅给你邮来吧!”果然一周后,我接到了他写的很漂亮的一幅字。从这件事看出来,孔孚的山水诗写作,是认真再认真,要求非常严谨,读了他的书,看了他的诗,觉得很短的诗却下了很大功夫,好多令人吃惊的句子,不能多一个字,也不能少一个字,必须写得精美才出手问世。我真正喜欢上山水诗,就在80年代初,他写山水诗的盛期,从开始断断续续写了一些乡土山水诗。

我开始写山水诗,感到有些神秘,认为一般诗人写不了,比如写沂蒙家乡的山水,山雄伟壮观,水悠华美,对它的这些特点,古诗和历史上的临朐诗人都写过了,再写找不到新的亮点,写不出有时代感的新山水诗来。孔孚先生在《谈山水诗》一文中,有句话说:“新山水诗,它姓‘新’。”我们以乡土诗的形式写山水诗,如果写来无新意就成白话文了。我在写山水诗中,确实遇到了这个问题,细致观察山水之后,找不出它的亮点,产生不了灵感,诗也就写不出来。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条水,多少年来没有多大变化,存在的特点也被古人写尽了,因而守着山水无诗可写。孔孚先生悟出一观点:可以摄入人类在改造中的社会——“第二自然”之物象,融于“第一自然”,升华为艺术的“第三自然”。由此我想,事物没有一成不变的,实际上山与水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在变,如人类在改造自然中,植树造林,绿化荒山,修水库,架渡槽,建水囤,在山上建各种园林,在水上架桥,或许在山水风光之地修公园、度假村,建别墅群、游乐园等,新山水诗的内容就可以潜入这些素材,写出许多新的乡土山水诗。如我写了一首:

石磨小桥

一页一页

搭起一道小桥

我走在上面

把它的过去思考

在家乡的沂山上,过圣水溪时,遇到了这石磨小桥,诞生了写诗的灵感。石磨本在农家小院,磨糊或豆浆用的,退休了被人搬上山来,建为溪上小桥。我把它写成乡土山水诗,倒还有点新意。新时代山和水都变了新貌,成为新的风光,写山水诗取材也就不难了。

想象,是山水诗的主要特点。借物抒情,借物想象,做到巧妙的虚实并举,方能把诗写好。想象不能凭空去想,要以物引发而想。有时一首诗全是想象出来的,但无论怎么想象,想象的翅膀无论飞得多远,也离不开诗的主题思想。我写过沂山一小景:

歪头崮

贪看天下美景

把头扭歪了

自己也是一景

让别人看来

成了一座奇峰

歪头崮,是沂山历史上早就有的一景,多少年不变,毫无疑问是固有的一景。这一景是怎么形成的呢?我观看后,产生了大胆的想象,山如一老人,在看景时把头一歪回不过脖来,自己也成了一景。近日,我又为沂山写了一组山水诗,其中又写歪头崮曰:“我如果头不歪,就少了沂山一景。”这也是一种想象。我写的沂山山水小诗:《天齐湾》《百丈瀑布》《歪头崮》《山旮旯》《小坝窝》《看坡棚》《小塘坝》《喜鹊窝》《石磨小桥》等一组,被某些网络、报刊采用。我想到,对山水的合理想象,就是被采用的原因。

本文地址:我写乡土山水诗

评论
分享
QQ空间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济南养老院导航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