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移动端 ...
养老信息网LOGO

文学创作

冬日乡愁:串香白酒

文章来源:养老信息网 作者:冯恩昌 发布日期:2018-11-21 11:25:35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进入冬季,天气越来越冷,上世纪80年代之前,在农村没有多少取暖设备,很多人以喝酒来取暖。由于家庭生活不富裕,甚至吃饭穿衣都有困难,故喝酒都喝低档的,当时临朐酒厂生产的串香白酒最流行。这种以地瓜干为主要原料酿造的白酒,喝着很顺口,有甜丝丝辣乎乎的清新香味,又加上是廉价的,无钱买的还可以用地瓜干来兑换,故而这串香白酒声誉极高,许多外来酒人们喝得很少,从城镇酒店到农村小卖部,都以卖临朐串香酒为主。尤其是农村的老年人,喝串香酒很多人成了嗜好,天天都要喝,有的一天喝一斤之多,不喝干什么都没了精神,慢性病就趁机而入,每顿饭前喝一小杯,就神情美好,一天中干啥事都有劲头,那些年代人们把它奉为“神酒”。

我家在上世纪50年代,爷爷在大门旁朝大街的小屋里开着酒铺,专门经营串香白酒,村里人一早一晚买酒的很多。他卖酒目的很单纯,是因他、我父亲、母亲都喜欢喝酒,用开酒铺的方式,赚钱买酒喝,那年代卖酒还能赚一包包,它养成了酒瘾,一天三时饭前喝一点,尤其是晚饭前的“黄昏酒”,在我家小院的葫芦棚下,让母亲烹一盘蚂蚱,蚕蛹什么的,从酒铺里装上一锡壶串香白酒,沐浴在金色夕阳里,很坦然的喝一盅又一盅,也把父亲、母亲叫过去,一块喝几盅。这就是他的天论之乐,仨人喝一壶不够,自己卖就好办了,去酒铺里装上就行。想起那时爷爷喝黄昏酒的情景,我曾写下一首诗:

老农晚宴

一盘油炸“知了猴”

一壶临朐“串香酒”

黄昏独酌瓜棚下

天露清香醉心头

舒适豪爽赛神仙

皇帝封官也不走

爷爷去世之后,我家不再开酒铺了,父亲、母亲的酒瘾却更大了,对喝串香白酒有了依赖性,不喝就像缺了什么,身上老是不舒适。记得那是60年代,农村生活有些困难,父亲买不起酒,便去村南山上开了一块荒地,种了地瓜,秋后收下来晒瓜干,专门换串香白酒喝。他和母亲天天喝一瓶串香白酒,身体状况非常好,每天五更起床干活,冒着冬日严寒,沿村庄周围拾粪,回来天不明,又去井上挑水,有串香白酒的神力鼓舞着,精神焕发,不觉劳累。母亲也是这样,只要喝上两盅串香白酒,一天干活有劲头。他老俩一年四季不停顿的喝串香白酒,进入老年行列,兄弟们轮流养活,我住县城,每逢来到我家,都给他们买好酒喝,喝得最多的是龙琬重酿,这酒是串香白酒的升华,俩人喝着更过瘾,我给他们买下两箱,放茶几底下,让他们随便喝,俩人控制不住了,不但饭前喝,去大街上逛一会,回来后就瓶对嘴的喝上两口,一天要喝多次,一个月俩人要喝三四箱。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父亲的大孙子去南方办事,捎回一桶五粮液酒,让父亲随便喝。我问他喝着怎么样,他说:“这酒还不如咱县的串香白酒好喝!”也可能喝习惯了,父亲后来尝过茅台酒,也说不如喝串香白酒过瘾。也许说明临朐串香白酒,实实在在的好喝。

今日,我随县作协的人去秦池酒厂采风,幸遇酒厂老总胡福东,晚上陪我们吃饭,他把新酿的“鲁酱一号”酒拿出来,让我们品尝。我年纪大了很少喝酒,因高兴喝了两小杯,感到味道不一般,我说:“这酒,我喝着有当年串香白酒,甜丝丝辣乎乎的那种清新余香,喝了无醉晕的感觉,大脑反而越来越清醒了!”他告诉我串香白酒是他们的老王牌酒,是以地瓜干为主要原料酿造的,当今经济条件好了,酿酒全部换成了高档粮食,以东北高粱米为主,还有小麦、玉米等,五样精品粮,发酵制作,你尝过的这酒,是我们的新创意,叫“鲁酱一号”,是我们的最新名牌酒,省电视台正在大力宣传。串香白酒是这酒的基础,也是“老墩头”,这酒里有着串香白酒的功劳,是它美好的延续。我想,秦池(临朐)酒厂当年产的串香白酒,是我们共同的最美乡愁,如今的“鲁酱一号”是它绽开的一朵时代的更有特色的新花啊!

评论
分享
QQ空间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