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移动端 ...
养老信息网LOGO

悠悠往事

激情燃烧的岁月

文章来源:养老信息网 作者:陈昌利 发布日期:2022-01-05 12:32:58
浏览次数: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 0
标签: 激情 岁月

激情燃烧的岁月

1976年1月,我从户县一中高中毕业后就回队劳动了。我们村共3个生产队,我家是3队,队长是史志杰、史忠堂等。我称史志杰为大伯,他和我家住隔壁,是我婚姻的红线月老。

那时候,全村的青壮年劳力一般吃完早饭和中午饭都要在村上饲养室院子集中活动,或等待队长派活、或在库房准备干活需要的工具。饲养室喂牲口的村民叫谭明,队上的男人们都爱坐在他烧的热炕上打扑克、聊天。专业赶马车的是史江涛他爷,叫史丰岗,我称他五爷。这个人算是我队的能行人,喜爱烟锅,对烟锅嘴子、杆杆很有研究。也爱牲口,是队里的牲口把实。除了赶马车干活之外,队上买卖牲口之事也离不了他,是个内行。经常把队里牲口大车装点的十分抢眼,令别村人羡慕。

七十年代,县上大兴治理河道,搞园田化建设,我回队上干活时,正赶上村上安排人住在草堂镇宋村附近的村修太平河,队长派我跟五爷赶马车给工地送东西,随便在太平河拉石头,当天没回来,晚上就睡在附近村民家里,小时候受舅家俩个哥哥的影响,喜欢自己安装个半导体收音机,用废旧电线做个天线,就地收台。这天晚上我正在用自己组装的收音机听广播,五爷回来了,掀开门看我身旁拉着一条电线,俩个耳朵还分别扣了个圆圈圈,以为把我拿电打了,吓的他老人家赶紧叫房东来帮忙,后来我一抬头,他才说,“你娃呀,把五爷都能吓死了”。这件事在我脑海中记忆犹新。

这年腊月,快过年了,我去县新华书店买画张,也就是年画,哪时候每到过年,各家各户都要用新画张装点屋子。我独自进店一看,买画张的人特别多,再往柜台一看,站着几位窈窕淑女,而一位个子略高,身材苗条的纯情姑娘第一眼就进入我的视线,只见她波浪般的秀发间绑着单辩,不大的双眼顾盼流波,美眸含情脉脉,琼鼻挺秀,香腮微晕,皮肤似雪、秀眉如画,我一眼就看出这姑娘是我村北巷人,只是不知道名子。我费了好大功夫挤到跟前向她答话,她好像也认识我似的,问我要哪张,我指着样品告诉她,她微笑着对我说,那几张柜台没有了,库房有。你要我可下班在库房取,晚上下班随便给你捎回去。我高兴地答应“好"!就喜出望外走出书店。这一天我的心情分外高兴,只盼着天黑。

夜幕终于降临了,全家吃完晚饭都在炕上座着。只听院子的铁门响,我拉开门,看到北巷的哪个姑娘拿着卷好的画张送来了。我让她进屋,她客气的说一声不进就竟直走了。看着她窈窕的身影,我思续万千,浮想联翩,心想这位姑娘就是我一见钟情的恋人了。

我知道这个姑娘和迺迺姑是同学,就及时找迺迺姑了解姑娘的情况。我姑告诉她叫缠缠,高中毕业,初中是她同学。我把内心想法告诉了我姑,她也表示合适并乐意牵线搭桥,后来我就多次给我心爱的人写纸条,通过我姑传递给她。她也愿意与我相处,写给我的纸条让自己弟弟宏良送给我。起初我俩就是通过互相传递纸条来交流感情,告诉约会时间地点。经过一段时间的你来我往,我俩的感情如胶似漆,一天不见相互都会想念。我几乎每天吃完晚饭就要去他家聊聊。俩人手拉着手,依偎着、亲吻着,享受着爱情的甜蜜,倾听着爱心的跳动。她家住三间半瓦房,靠后门西边有个光线昏暗的小房子就是她独居的小屋,房里盘了个火炕,炕底下靠墙有个旧木柜,柜上有个放零碎的木架格,木板房门,房子里炕很小,只能睡一个人,这个小房子就成了我们这对热恋情侣的爱情港湾。

我俩相处了一段时间,家族中的四娘看我对姑娘这么上心,就问我看上北巷姑娘啥咧,我说这个姑娘人品好,而且不怕苦和累,勤快,朴素、本份、不做作、不矫情,不喜欢打扮。我迟早到她家去,她不是在灶房做饭洗碗,就是在屋子剥、打苞谷、或从地里给家拉苞谷秆,她家男人干的活她都能干。做为一个大姑娘,我在村里还没见过。

那时农村街道没有路灯,我俩如果晚上去县里看电影,集合的地点就是三叉路口,如果晚上在村里见面,就在北巷老爷庙后边赵济政家西边小树林里。我们行踪如此隐秘,好长时间没有人能觉察到我俩是恋人关系。为了献殷勤,我不是帮她在地里拉棉花杆就是帮她家到余下镇拉糟子。说句老实话,这些下苦活我在家里都没干过。通过我多次在她家的出现,村里才有人知道了我俩相好的事情。

那时我在科研站干活,她在一队担任年轻妇女队长。科研站的试验田就紧靠一队的地,她们一帮妇女干啥,我们都能看到,我们干啥她们也都能知道,往往几个相好朋友在一起都会拿我和她开个玩笑。

提起科研站,我还真在哪儿学了不少农业方面的知识。东韩村科研站当时在全省有名,搞了小麦品种提纯复壮、培育优良杂交玉米品种、玉米、小麦间作套种、绿肥试验等好多农业项目。史可训是科研站长,就是这个工作干的好,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人大代表。西北农科院把这里作为典型扶持。还派农业科技专家在村蹲点抓项目,村上曾安排过农科院的专家在我家住过,哪个人是个女专家,叫余小漫,她经常给我讲授玉米杂交品种为啥高产、小麦如何丰产、农作物间作套种的好处等常识。还派我到泾阳农技站学习,增长农业科技知识。

在我俩热恋的日子里,每天的时间过得飞快,晚上不是在电影院看电影,就是在剧院看晚会。有一次天津的曲艺团在北街剧院演出,票很难买,我就厚着脸皮去剧团寻我姨夫他姐叫王贵珍,帮我买票,我俩一块在剧场热闹的气氛中享受着热恋情侣的甜蜜和快乐。改革开放初期,县剧团在体育场门前搭台唱戏,每晚演出秦腔《三滴血》,台下人山人海,我俩相约也去了,挤不到跟前,就手拉手在人流之外转圈圈,看不懂秦腔,也不是为了看戏,只是寻找机会互相依偎,相拥一起。

在此之前,家人及亲戚看我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纷纷给我介绍对象,让我去见面,我都以各种理由推委不去见。后来

看到我俩经常你来我往,关系密切,就委托队长史志杰大伯做媒,选择订婚日期,邀来亲戚朋友,确定了我俩的婚姻关系。订婚当天,吃完饭,大人们在一块聊,让我俩去县上照订婚照,我向父亲要钱,父亲说家里的全部现金凑齐了260元钱的彩礼都给了亲家,没有一分钱了。我就空着手和她去照相馆,心中忐忑不安,在照相馆照完相,还是她为我垫付了费用。

恢复高考制度后,她复习课参加高考,我也复习报考。她父母在县新华书店工作,买复习资料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俩就在一起复习,借用她的课本和资料。后来她父亲在一中为她报了补习班,住在她父亲工作的单位,我们相见的机会少了,我就想办法也在一中报了短期补习班,隔三岔五去书店她住的地方和她见面。

我连续两年高考落榜,就选择了报名应征入伍。入伍前在体育场体格目测过程中,还是她哥刘天良帮了忙,使我顺利通过目测。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的一天,入伍 新兵在体育场集合,第二天上午早早从体育场出发。队伍途经画展街到火车站,我们上了绿皮火车。我站在车窗前,远远看到她在人群中手抹泪水向我招手,看到她无助难舍的样子,心情十分难受。我俩相恋近3年,难道就在此与她离别吗?我擦干脸上的眼泪在心里向她告白,你是我梦绕魂牵的期待,茫茫人海你让我一见钟情,今天又狠心离别,但是,我们的内心总是相知又默契的。再见了,我亲爱的恋人。

本文地址:激情燃烧的岁月

评论
分享
QQ空间 微信/手机浏览器
查看/参与评论
天津养老院导航
延伸阅读
我的童年
回忆高中生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人评论
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 立即 登录 | 注册
长者入住登记 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